布尔什维克与红军
2014.08.05

撰文:Francesco Benvenuti

《东方历史评论》微信公号:ohistory


编者按:此文节选自Francesco Benvenuti的《布尔什维克与红军,1918-1922》(The Bolsheviks and The Red Army, 1918-1922)的序言部分。对于苏联内战史来说,苏联军队的建立是至关重要并且不可被忽视的一个重要侧面。Francesco Benvenuti在此书中深入研究与分析了内战时期红军(Red Army)组建过程中的政治冲突。


在1914年以前的欧洲社会学家看来,军队的本质—--巩固其军事力量和行动能力的特性,必定与其作为人民意志和被选举出的合法代表的身份相冲突。的确,甚至在Jaures的L’armee nouvelle(被视为社会学家中对正统军队思想最大胆的一次挑战)中,作者对军队力量的民主化的关注也是高于一切的,并且他认为军队的民主化是与对军队作战效能的需求共存的。1912年,第二届国际大会决议重申他们废除常备军和其任务兵役制、兵营训练、军官特权的请求。这些军队应该被“全民武装—义勇军”所替代。在《国家与革命》中,列宁再次强调了常备军在镇压民众上的威胁。


夺取政权之后,一部分俄国共产党员认为为了巩固和维系他们所建立的政权,一支新的军队是必不可少的。但列宁指出,在社会主义运动中,并没有可以作为建立军事力量的参考的经历。此外,被自发的革命运动精神所驱使的布尔什维克的激进理论,在经过1917的发展之后,促使许多党员除了一些非常笼统的革命政治价值观之外,拒绝接受任何其他的文化和职业价值观。因此,他们反对重建一个可能独立于苏维埃政权之外的,并且高于党的体系:只有党才能确保革命行驶在正确的航线上。也有人认为重建军事力量的问题更大一部分是存在于现实之中的,但他们也对绝对服从指挥的新军队存有怀疑。


拥护义勇军和拥护常备军的两方所产生的碰撞,或任何与这种形势相类似的对抗,已经被苏联和西方学界深入研究过了。但这并不是建立红军过程中共产党产生内部紧张局势的唯一原因。在此期间,布尔什维克的各个组织也在转型之中,一个独特的党组织工农红军政治管理局(PURKKA)也因此建立。这个组织所遵从的原则与民间党组织所遵从的极为不同,并被视为是更加适合处理常备军带来的问题的组织。组建红军内部党组织的经历给了党员们一个锻炼自身政治领导与管理的机会。后来,他们的领导与管理方式也被运用到军队之外政治组织中。


与此前许多研究不同的是,我认为1918-19年“军事反对”中的领导者和他们对军事力量的态度与看法,在红军和PUR的组成过程中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是远远超于大多数学者所估计的。“军事反对派”与之后布尔什维克的内部反对派团体有许多不同。他们的批评与担忧不仅来自于党内高层,也被绝大部分党员所认同。“军事反对”并不是一个可以被明确定义的,拥有单一特质的组织,它其实是一个党内情绪的宣泄途径。在新的组织原则与组织纪律完全建立之前,它的主要领导者只得在混乱的局势中和领导真空的情况下行动。“军事反对”是一个复合现象,后十月革命官方政策的左翼反对派与不可撼动的政治统治者关系紧密。但在这两派人之间还存在着许多不可知的第三方,他们的政治倾向是不甚明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