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历史日 | 周少来:新加坡治理的奥秘
2014.05.17

发言人:周少来(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研究员)


强而有力的执政党与小而廉洁的政府


我们知道新加坡国土面积720多平方公里,人口500多万,移民和外来人口即所谓的流动人口将近100万。2010年,根据国际银行,新加坡人均GDP达到4万2左右,2013年已经达到了5万3。新加坡发展水平,人均GDP超过美国,美国是4万多。到了新加坡感受会很深刻:街道上看不到任何警察,看不到任何沿街乞讨,是一个小而和谐的现代城邦。新加坡在国际社会评价都很高,新加坡各项发展指数和北欧5个小国家齐平。新加坡政府廉洁度多年来在全球前5名,有一年和新西兰并列全球第一,多年保持亚洲第一。


新加坡的治理为什么能这么好?中共的梦中模板或者梦中典范是新加坡。参观新加坡人民行动党总部,总部在一个社区里,门很小,从侧门进去,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中央总部12,13个人,很简朴。他们为什么能治理好,人民行动党1954年成立,1959年执掌新加坡政府,1963年加入马来西亚大联邦,1965年被马来西亚联邦剔出来,当时李光耀痛哭流涕,我们知道新加坡是在印尼和马来西亚两国之间的一个弹丸之地,我们参观秦始皇兵马俑,导游开玩笑说,新加坡的国土面积还没有秦始皇陵面积大。但为什么能治理得那么好?这可以概括为几点:


第一点,有一个强而有力的执政党,即人民行动党,人民行动党自1959年执政以来,到今天一直在指正,这归功于第一代领导人李光耀。


第二点,新加坡有一个小而廉洁的政府,政府很清廉,用十八大报告里的话是“三清政治”: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到了新加坡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三清政治”。中国的政府层级,根据宪法是3级,实际是5级,有中央、省、市、县、乡。新加坡的政府机构只有一层或者一层半,只有一个中央政府,下面直接面对社区。人民协会是以社会组织名义成立的,但政府掏钱、主导的,主要面向社区,所以在新加坡见总理和政府部长是很容易的事。


政府与公民间畅通有效的沟通渠道


第三点,新加坡政府有一套政府和公民社会、政府和公民之间制度化的沟通渠道。新加坡政府和民众怎么沟通,用中共的话是“群众路线”,有两个大的框架:


第一是五年一届的新加坡大选,新加坡一党独大,但有几个反对党,反对党是合法的。李光耀也认为在国会里需要反对党议员,执政党需要听到不同的声音。所以新加坡国会中一直有一到两个反对党议员。但2011年5月份大选出现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反对党拿到了40%的选票,按照比例代表制,可以拿到87个席位里的40%,但选举制度搞得很复杂,人民行动党在每次大选之前都要重新划选区,一旦发现哪个反对党在哪个选区有苗头,就把这个选区一分为二或者一分为三,大而化小,小而化了,有很多操控的手续。但不论怎么操控,反对党和公民社会给人民行动党很大的压力,即五年一届的大选,用李光耀的话说“人民行动党必须接受人民的考验,我们的合法性是选来的。”五年一次的大选给执政党很大的压力,迫使它必须清明。


第二是议员接见选民的制度。新加坡是一层政府即中央政府,下面有一个联系机构人民协会,人民协会是人民政府和人民行动党主导的社会组织,但其经费、人员主要是政府操控,分为三大结构:一是社区委员会,二是社区发展理事会,三是社区执行委员会,都是面向社区提供服务、提供咨询的机构。一般来说,新加坡国会议员是哪个选区选上来的,这个国会议员一般都是那个选区的人民行动党支部书记。但对国会议员有一个基本规定:每个国会议员每周必须到自己所在的选区里联系一次人民群众。我们参观时如果门诊室一样,有事会发通告,但一般是固定的,如李显龙的时间是每周星期三晚上接见选民,提前发广告,有助理有登记的人,有问题当场答复能解决的就解决,不能当场解决的,他的助理记下来转交给各个部长,这是必须的。甚至我们去看时,一个单身女人带着孩子因为手机电话费交不起欠了几百块钱,这个都可以帮她解决。基本的民生问题可以通过顺畅的渠道进行沟通,所以根本没有我们所想象的群体性事件。


执政党和公民对法治都非常重视


新加坡82%—85%的民众住的是政府租屋,相当于中国的经济适用房和廉租房,政府拿钱盖房子,以低于市场价卖给群众。我接触到一个人,他80年代去的,掏20万就可以买120—130平米的房子。中国前几年群体性事件是每年6—7万件左右,现在是9—10万件,每天发生多少件?300件。新加坡从来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因为有顺畅的沟通渠道。这是第一条。第二,对国会议员有规定,到选区做见面会,有些选民忙、有事参加不了,所以新加坡国会规定:新当选的议员必须在一年之内走访遍你所在社区的每家每户,必须敲门。现议员、老议员两年之内也要走访遍每家每户,家里有人津门问一下有什么需求和情况;如果没人在家,要把名片插在门上,而且写一个条子“本议员也到过你家,你没有在家,如果有事,请在星期几选民接待室见。”


新加坡的治理为什么能这么好?中共的梦中模板或者梦中典范是新加坡。


深圳南山区也在搞,人大代表、市人大代表在社区里设一个站,雇一个工作人员,老百姓、选民有什么意见可以去反映,但我们是试点性的,不是制度化的,在座各位没有谁知道区人大代表是谁,市人大代表是谁,全国人大不太了解。所以我们人大制度有沟通问题。新加坡政府和执政党、公民社会有制度化的沟通渠道,这样可以化解矛盾,新加坡能构建今天所谓的优雅社会、和谐社会甚至现代城邦,跟新加坡一系列的制度设计有关系。


第四点,新加坡有鞭刑,有严明的法治,执政党和公民对法治都非常重视。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公民党、民主党要反对李光耀,经常说李光耀买了什么房子可能用了优惠价,媒体会报道出来。李光耀是怎么处理的?李光耀采取的方式上法院起诉报纸诬陷,走法律程序,我们是一个电话把杂志或者媒体给灭了。新加坡执政者对宪法有一个基本尊重和认识,这是我到新加坡的感受。


(发言稿由腾讯思享会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