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03
关在这里,无所事事,只提审一次,简单地问了问案由,没有深问。成天呆着,没书看,没有人可聊。这里关得最长的也只有七十多天,似乎人人都耐不住寂寞,一开口就是性,就是女人。
2013.10.30
别人可以忘记他们,但是,我们这些在“广阔天地”里有过“终生难忘”经验的知青不可以这样。我们先是见证了自己知青同伴的死去,后来又眼看他们被世人遗弃和遗忘。对我们那些死去的知青伙伴,我们难道没有记住他们的道德责任吗?
2013.09.25
书店二楼有一个“内部书籍供销柜台”,凭“县团级”与“地师级”介绍信分级别配售。令人向往的是,“内部”还有“内部”,里面还有一个柜台,凭“省军级”介绍信才能进去,专供最“反动”的书籍,如费正清的《美国与中国》。
2013.09.09
为了开展爱国行动,二十世纪的新女性们也被邀请跨越性别界限。但她们很不愿意再跨回来。这些新女性们熟知西方的自由主义和女权主义,她们在人权和性别平等这两个概念中找到了留在公共领域的新理由。
2013.08.20
王湔相信,在失传的古代机械发明之中,木牛流马只因依附《三国演义》这样的文人作品才得以让人记挂,古代文人只留下一个名字,却让后人迷惘得不行。“与它相当、却没有文人根基的发明多入牛毛,但更加不为人知。”
2013.08.04
“当我现在回首我的一生,我可以说,自己艺术生涯的高潮是在厦门,是在离开了国营体制的这一段。”
2013.07.08
书店卖出去几百万册书,不敢保证每一本书都好,但绝对没有一本乌七八糟的书。有什么权力放弃呢?至少这个城市这个国家读书的人永远都在。
2013.06.26
人生有许多偶然性。生活是因为偶然造成的,没有什么必然的规律。我后来看中国现代史,也感觉许多大事是因为偶然造成的。雷蒙·阿隆说过一句话:历史有规律,但没有历史规律。我很相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跳转 第1页 / 共2页 每页8条 共13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