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人人都会说“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但倘若贝内德托·克罗齐有知,他一定会为自己的被滥用深感不安。他对于历史的丰富性、哲学意意义的阐述,被我们被狭隘化成功利性的需求。

这样一种“当下感”的历史陈述充斥于我们的生活。王朝兴亡更替被描述成一场现代的成功学竞赛;层出不穷的微博历史集中了现代人各种猎奇的喜好;还有对“历史”遗物的极端狂热:流落海外的圆明园、莫高窟里零散物件被高价买回国内,以作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见证。

将历史功利化的趋势从媒体进入了基础教育。课本的编者们无时无刻不想为过去的事件寻找现代的意义。任何关于历史事件的诗歌都被认为具有“借古讽今”的作用。在中国历史的课堂里,历史事件的发展遵循繁荣–屈辱–复兴的线条,因此历史不仅为今日提供参考坐标,同时还提供了合法性:今天是最好的、最新的时代。这种历史,是权力决定的历史。

而这种历史观的反叛者,则陷入了相同的逻辑。为了否定今天,他们过度浪漫化往昔,为了戳穿此刻的谎言,他们认定一切都是以欺骗与错误开始的。

《东方历史评论》希望提供另一种历史写作。我们关注此刻,相信一切历史都是当代史,但同时也尽量试图去理解另一个时代,即使它与我们的现实并不直接相关。我们尊重各种事实,却也坚信历史的本质在于思想与情感,只有这思想与情感是人类文明延续的根本。

我们拒绝用“简单化”的方式理解历史。中国一个多世纪的历史表明,知识的简单化时常导致政治的浅薄与暴力化。那些仅仅热衷于戳破愚蠢的历史谎言的人,一定忘记了,今天你们如此痛恨的政治制度,正是依靠这种“简单化”获胜的。

——许知远《东方历史评论发刊词》(节选)


《东方历史评论》主创人员及编委

编委会:
马 勇 钱晓华 沈志华
王维嘉 许小年 晓 寂
许知远 
树新 朱学勤
许章润

出品人:童书盟

主编:许知远
执行主编:方 曌 李 
编辑:方可成 戴潍娜 王君妍 

运营总监:李林林